中國品牌價值評估標準及中國品牌價值百強榜評估值介紹說明     世界知名品牌榜單評價方法     2018中國品牌價值百強排行榜
文博會
19年1月19日發布會
1時間更新
品牌價值評估業務
大觀廣告
百強榜

  

派對

  

X
大乐透五个红球

巴羅佐:全球化趨勢不可逆轉 中國的開放有利于世界

2018-07-16 17:12:07    來源:網絡

2018年7月14日,北京,歐盟委員會前主席巴羅佐出席第七屆世界和平論壇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“我們希望給自己的孩子留下些什么?我有三個兒子,還有兩個孫輩。我們是愿意跟自己的孩子說,別出門,外面很危險,還是希望讓他們擁有一個合作的世界?”歐盟委員會前主席、葡萄牙前外長巴羅佐在“世界和平論壇”上說,“讓我們擁有這樣的期望——讓我們建立一個合作的世界,而這個世界充滿了機遇。”

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正讓我們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全球化。但是從特朗普帶領美國各種“退群”、對貿易伙伴加征關稅,到英國脫歐,以及德國和意大利國內民粹主義政黨的崛起,我們都可以看出依然有一股逆全球化的力量在暗流涌動。

不過在巴羅佐看來,全球主義依然會繼續下去,而本土主義終會結束。“大家覺得二三十年以后世界會是什么樣?國際貿易會增加還是減少,跨國投資會增加還是減少,跨國旅行會增加還是減少,人們之間的溝通是更多還是更少呢?我覺得一定都會更多。”在7月14日于北京舉行的第七屆世界和平論壇上,他這樣說。

巴羅佐指出,此次全球化的速度、范圍和深度前所未有,而且帶來了重大的地緣政治變化,各個國家也在努力適應這個趨勢。

“我們看到了貿易的巨大發展,跨境投資的發展,金融流,當然也包括國際金融危機,還有移民,包括難民的流動,國際旅行和旅游人數也出現了大幅增長,文化交流也更加密切了。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了通信技術,以及信息技術的推動。這個趨勢,對人類而言是一件好事。”

但巴羅佐也指出,這種趨勢讓一些人變得緊張和擔心,他們想關起大門來,不愿受到全球化的沖擊,因此“我們也看到了民粹主義的發展,還有極端民族主義、保護主義,以及排外主義等等”。

現年62歲的巴羅佐出生于葡萄牙里斯本,在2004-2014年間擔任歐盟委員會主席,此前還曾出任葡萄牙外長和總理。2009年,巴羅佐推動了《里斯本條約》的簽署,為此后歐盟的機構改革鋪平了道路。

他在論壇發言中說,如果總認為別人占了優勢就是自己的劣勢,當然不會感到高興,但這個世界并不一定就是零和游戲,貿易無疑是有利的,中國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“中國的增長,中國經濟的發展,給歐洲人帶來了重大機遇,從歐洲角度來說,我們愿意看到中國發展得越來越快,因為這會帶來更大的市場,不僅對中國人是件好事,對全世界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7年,中國是歐盟最大的進口貿易伙伴,占歐盟自非歐盟國家進口總額的20%;也是第二大貿易出口對象國,占歐盟向非歐盟國家出口總額的11%,僅次于美國,后者占歐盟向非歐盟出口總額的20%。

巴羅佐指出,現在最重要的是繼續推動全球自由貿易,要進一步開放,而不是舉起保護主義的大旗。歐盟一直致力于推動自由、公平的貿易,中國也一樣。

“我特別歡迎最近中國的一些進展,像對外資更大力度的開放,我覺得中國應該繼續保持這樣的勢頭,這是非常成功的做法。中國是世界全球化的一個重要推動者,大家想想它的市場份額多么大,想想過去25年里中國取得的成績。雖然有些人可能不太高興(看到這一點)。”

“我們要避免貿易戰,那會讓所有國家吃虧。我們鼓勵中國進一步開放,這樣不僅有利于中國人民,也有利于全球秩序,一個基于開放和公平貿易的全球秩序。”

發言中,巴羅佐還就中國政府對歐盟一體化過程的支持表示了感謝,“在最艱難的國際金融危機的時候,中國一直站在歐洲這邊,中國政府的聲音是一直支持歐盟一體化、支持歐元的。我覺得中國展示了智慧,認識到問題只是暫時的,而且隨著時間推移一定會得到解決。在這一點上,我們歐洲人真的非常感謝中國政府的立場。”

巴羅佐承認,在全球化的進程中,無疑也存在著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的阻力。“以前我們講要熱情好客,現在卻充滿了敵意,這是非常危險的一種情緒。有些人看到外國人就等同于敵人。為什么外國人是敵人?為什么我們不能和別的國家合作?這種情緒就帶來了本土主義、本國至上主義,這種思想又帶來單邊主義。無論在歐洲、美國,還是亞洲,都看到了這種取悅民族主義的現象。”

然而,“我們生活在一個相互依存的世界中,必須同舟共濟。我們都在一條船上,所以不能(強調)說你那邊要沉沒了——因為如果要沉,我們會一起沉下去,如果不想沉,我們就要共同做出努力。”

他說,“我希望全球領導人能夠在全球化的世界中看到機遇,這不是抽象的東西,而是能夠為每一個實實在在的人帶來好處的機遇。”

2012年,歐盟因“在此前60年中為促進歐洲的和平與和解、民主與人權作出的貢獻”,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。當時,巴羅佐和時任歐盟理事會主席范龍佩一同代表歐盟領獎。

“歐洲有個偉大的思想家,他說和平并不是沒有戰爭就叫和平。和平也是一種觀念,和平就是仁慈,我覺得這個話很重要,”巴羅佐說,“和平也是一種情緒,是一種感知,應該在我們這個世界上促成一種和平的文化。而這不僅僅是條約,也不僅僅是只有外交官、政治家才該關心的。”


作者:

瀏覽量:128085



相關新聞全部閱讀

閱讀下一篇

2020競選連任?特朗普:眾望所歸,有這打算

特朗普自稱,這樣做是因為“所有人都希望我(選)”,并且沒有民主黨的候選人可以擊敗他。

返回首頁
返回新聞頁面